春风十里渡华莲:第二百零八章黑暗梦境难以逃脱

小说: 春风十里渡华莲   作者:一路芳菲   回目录  举报
    哪里,是哪里出了问题,莲生整个人变得恍惚,四肢越发的无力,感觉身体都不似自己的一般,忽然发觉好像身边少了什么,是什么呢?莲生现在就算是思考个问题都要费许多的心神,凝神想了半晌终于想出哪里不对了,是千耳兔与小红衣还有小金一直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纤细白嫩的手指如一根根葱管,指环戴在上面,很是漂亮,漂亮的就象是,是一个普通不能再普通的指环,可她知道这个指环不普通,自己神识探入指环,居然进不去,指环就明晃晃地戴在手指上,可是她什么都拿不出来,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况,小金,千耳兔,小红衣,自己相依为命的小伙伴们似没有出现过一样,不存在指环中。

一阵眩晕,莲生又要晕了过去,莲生狠狠地咬了一下舌尖,摇摇头努力让自己清醒,口中泛起一股锈味,舌尖破了,人也清醒了一些。

    不可能再晕过去,莲生心中一再告诉自己,不要晕。

因为她知道只要晕了就会陷入黑暗中,而且黑暗中似乎有个她心里抗拒,不想见不愿见的人或事。

    莲生还是没有抵抗过自己的身体,意识慢慢的消沉,眼皮有若千斤,怎样睁都睁不开,终于,一双异瞳不甘心地闭上了。

    黑暗,无边无崖的黑暗,莲生只觉对这个地方很熟悉,周身无力,整个人趴卧在黑暗中,一只珍珠在身边发着莹莹的暗光,是这片黑暗中唯一的一点光亮。

    莲生艰难地撑起身体想爬起,可周身无力,面色苍白如纸,果然,又是一双鞋子出现,一条裙子,一只捻珍珠的手和一张与自己一样的脸在黑暗中出现,不过这次这张与莲生一样的脸上居然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意,与平时莲生的笑容不一样,显得突兀与不和谐。

    又是一遍从前所受痛苦与悲伤,莲生哭得心神俱裂,心里不断想着还是死了的好,死了便不再受这诸多的罪了,死了就死吧,这样想着,意识也在慢慢地消失。

    死了便不再不会再悲伤,而自己越伤心身体越虚弱,是了,正是这样,越是伤心,心神便越不稳,身体也越虚弱,忽然明白了,为什么自己会这样,因为伤心所以虚弱,为什么要伤心,是谁让自己伤心,醍醐灌顶般莲生脑子瞬间有一丝清明,虽然脸上还是泪痕,可是她终于明白问题在哪了,她越是伤心绝望,越是对生没有渴望,身体便越是疲乏不堪,而意识越是薄弱,心神受损指环才进不去。

    心里虽然明白了问题所在,只是身体却越来越不支,慢慢闭上了眼晴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对面长发披肩的莲生静静地看着,一双异瞳如一汪幽潭寂静无波,见莲生晕了过去,伸出手去想要抚上莲生的脸,似想到什么,又飞快地收了回去,一只手紧紧握着另一只手的指尖轻声道:快了,就快了。

    无边无际的黑暗,莲生向前走着,不知往哪个方向,只是向前走着,一阵若有若无的哭声传来,莲生举目四望,四周没有人,可是哭声断断续续甚为悲切,似有满腹的伤心与委屈,莲生寻着哭声向前走去,哭声渐大,一个小女孩,蹲坐在地上,抱着双膝,正哭个不停,莲生走了过去,蹲在小女孩的对面柔声问:你怎么了?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?小女孩抬起头,一又瘦得巴掌大的小脸上,一只眼睛发黑一只眼睛发棕色,莲生这才注意到,这个小女孩身子瘦小,衣衫破旧不堪,露出来的手上脖子上都有抽打的红色鞭痕,小女孩用手擦了擦眼睛,哽咽道:她们都不喜欢我,欺负我,爹爹和娘亲也不喜欢我,总让我饿肚子,还打我。

说罢抑制不住地又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睁开眼,一片熟悉的无边无际的黑暗,莲生坐在地上,脚边是一颗发着微光的珍珠,心中不断想自醒来后的熟悉感是哪里来的,正想着,一只鞋子出现在眼前,再就是裙子,和捻着珠子的手指及与自己一样的脸,莲生不知为什么,她还未说话,脑中已知道她要说什么,而接下来自己会怎样,虽然如此,可是还是控制不住的悲伤与心痛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莲生醒来蓦地一下睁开眼睛,莲生没有再说话,除了精神疲倦,周身乏力不想说话外,她已知道白凤会说什么,而自己又说什么,粥里放的是什么,白凤走出门去后,莲生起身,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,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为何睡了一觉后身子会这样,勉强撑起身子,莲生虚弱地走出屋外,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熟悉,步路蹒跚地来到天炽的门口,莲生没有听他与屋内人的谈话,而是直接一头撞进了旁边的房屋,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,脚步踉跄地来到木像前,心底有个声音告诉自己离这个木像远一些,这个木像很危险,可是就是不知为何,莲生只觉这个木像吸引自己来。

    一阵旋晕,天旋地转中莲生又陷入了黑暗。

一样的脸,一样的对白,一样的无边无际的绝望,莲生哭着晕了过去,而对面披着一头长发与莲生长得一样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。

    莲生望着门口还在摇动画着图腾的门帘出神,刚才她打足精神与白凤说了几句话,而现在她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,她知道自己很不对,哪里不对又不知道,可是一种直觉告诉她现在的情况很危险。

    白凤出去后,莲生便睁着眼晴躺在床上,不是不想动,是根本无力。

回想与母亲的对话熟悉得不能再熟悉,白凤说上句她就知下句说的是什么,似乎已发生过,而且不止一次,莲生自问可在水中看到未发生的事,可是对于母亲上句说什么下一句会说什么的预知能力,她知道自己可没有。

而且莲生有一种梦中经历过所发生的一切,又有一种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,是时间在循环。

莲生彻底被弄糊涂了。

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